陈尚义一家

(一)

沿着正对着定西市火车站的路一直走,没多远,在北关小学的隔壁,一个不起眼的门口,门牌上写着“民主街24号”。这里,就是陈尚义老人的家。陈老人夫妇两个今年都已经80多岁了,近30年来,老两口一共收养过40多个弃婴,其中一些先后被人领养,如今还有6个大大小小的孩子,跟两位老人住在这间古旧的院子里。

(二)

院子里的正房有两间,住着两位老人和6个孩子,院子两侧的房子是用来存放杂物和垃圾的——老人靠捡垃圾卖一些钱养活这一大家子。

家里的家具都很老,在最显眼的地方摆着一台单卡的卡带录音机,旁边的柜子上是一台电视机,用绒布罩着,看样子不会超过25寸,再旁边有一台电脑,从机箱的款式看,也应该是用了很多年的了。

老人曾经获得过很多荣誉:陇原十大杰出老人、全省志愿者助残先进个人等等,由于获奖日期太久远,以及奖框做工过于粗糙,看起来已经暗淡无光了,有些上面用胶条粘着,即便如此,这些荣誉还是摆在家里显眼的位置上。

除此之外,家里最多的东西就是挂在墙上的照片了,有志愿者、好心人来看望时拍的,有这个大家庭自己的照片。虽然日子紧巴,但也是开心和睦的一家。

(三)

陈龙是家里最大的男孩,他的腿有残疾,只有14岁的他是家里最大的男孩,可能是经历的原因吧,他有着这个年纪所不常见的成熟,待人接物像个大人一般。同行的一位朋友带老人去办银行卡,有没搞定的事还要派弟弟陈强回来请陈龙过去,陈龙俨然有了当家的长子的样子。而在此之前,陈龙正捧着同行带过来《西游记》看的津津有味。

弟弟陈强个子不高,说话走路都很快,中午吃饭的时候喝了太多可乐,下午一直嚷嚷肚子疼。他爱上网,手里拿个小本子,记下了我们每个人的QQ号码。

陈文娟和陈蓉姐妹俩都很喜欢我带过去的魔方,陈蓉动作很快,但不太得要领,陈文娟对此似乎很有天赋,刚拿到手没多久就给我展示了对其的一面,我给简单介绍了一下拼魔方的思路之后,没过多久,她就几乎完成了前两层。由于去的匆忙,只带了两个魔方,我答应她们,回北京之后再寄几个过去。

小妹陈琳样子清秀可爱,瘦瘦的,她的脊椎有些问题,两三岁的时候有个公司赞助她去美国做了一个手术,她在美国住了一年多。后来,在美国照顾过她的夫妇曾提出要收养陈蓉,彼时陈蓉已经记事,老人也很舍不得,于是作罢。

最大的陈媛已经够了上大学的年纪,但还在上六年级。她害羞自闭,但又十分渴望表达和交流,我们和其他孩子们聊天的时候,她就在另一个房间里,拿着一张纸写啊写啊的,后来我问她是不是在写日记,她羞涩的笑,原来她是在给我lp写信。我们走的比较早,当时同行的朋友和几个孩子在银行里陪老人办银行卡,是陈媛送我们,走出去已经几十步了,回头一看,她还在门口,看到我们回头,她又跟我们挥手。

(四)

但最近这一家子却有一件不开心的事,一个多月以前,最小的孩子陈玉林当时只有10个月大,由于发烧感冒被送到了医院,据老人讲,由于医院把别人的药误给玉林用,导致玉林夭折了。

至今没有任何说法。

提及此事,陈奶奶还是忍不住落泪。陈文娟是平时照顾玉林最多的,玉林很机灵,平时别人抱的时候,小玉林总是闭上一只眼睛,只有陈文娟和奶奶抱的时候,两只眼睛才会全睁开。玉林的事给陈文娟打击很大,她想不通,厌学,已经有一个多月没有去上学了。

同行的朋友问陈龙,除了钱,家里还有什么需要帮助的,陈龙没怎么迟疑,说就是玉林的事。

我不知道该怎么答复他们,老人家可能没什么精力去上访了,但是如果他们走上访这条路,在当今的大环境下可能这就是一条不归之路:不但无法得到补偿,连现在这样平静的生活可能也会失去。但我没法这样跟他们说,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

(五)

其实家里需要帮助的事情很多:由于是老院子,里面比较低,雨天的时候,院子里会有积水,有时候马路上的水也会漫到院子里,院子里本来有下水,但年久失修,里面已经堵上了。

院里的厕所也坏了一年多,需要到外面的公共厕所,冬天冷的时候就只能用桶。

老大陈龙的腿脚也有些特殊,平时脚是侧着着地的,需要用特殊的支架,但那样的一套可能需要几万或者十几万吧,他只能穿普通的鞋子。

当地的人给了他们不少帮助:学校给免除了上学的费用,在银行办卡的时候,银行的大姐也给他们办了一张终身免手续费的金卡。邻里对他们也比较尊重,刚下火车在一家面馆吃面,由于没有点老板推荐的35块钱的鸡肉面,老板有些不开心,当结账完,我问路时他得知我们是来看望陈家,面馆老板变得很和气,笑着给我们指路。

(六)

陈老人有些驼背,对待我们很和气,握手的时候都是双手,临别的时候也一直向我们弯腰点头,弄的我很不好意思。

老人说他很想去南方,他说在电视里看到,南方都是当官的怕老百姓,“不像我们这个地方,老百姓怕当官的。”

[slideshow]

感谢你看到这里,我是从这个blog上知道这件事的,里面也有老人一家的联系方式: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a05cc170100r25x.html

《陈尚义一家》有8个想法

  1. 我不知道该怎么答复他们,老人家可能没什么精力去上访了,但是如果他们走上访这条路,在当今的大环境下可能这就是一条不归之路:不但无法得到补偿,连现在这样平静的生活可能也会失去。但我没法这样跟他们说,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

    这个真的没有办法答复

  2. 我觉得他们缺的不是钱 是真真切切的关怀 说话聊天 面对面的 或者可以帮助他们去北京看看首都神马的 这捐款也就有的放矢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