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家鑫死了

(一)

传统相声里有“伦理哏”一说,《翻四辈》《反七口》即为这种相声之典型,此种演法,占人便宜,拿人取笑,尤其是台上两位一老一少,小孩占老头的便宜,看起来更为可乐。有人以为此种演法庸俗不入流,其实不然,伦理哏自有伦理哏的乐趣,而台上演的内容,也大可不必当真,俗话说“台上无父子,台上无师徒”,鉴于剧情所需而演,实在无可指摘。

将这个话引申一下,就大致可以说,博客里面开玩笑的话,也大可不必当真,博主也可以学相声演员扯扯淡。

(二)

据消息说,今天药家鑫被执行死刑了,微博上面对药家鑫父亲表示同情的评论颇多。有人说当初希望药家鑫死的人和如今安慰药家鑫父亲的人,其实是同一拨人,依次推论说“所以辱骂不值得在意,温情也无需太过感动 ”。

其实就算是同一拨人,也实在是没有什么好奇怪的。

首先正义必须得到伸张,古老的中国有“杀人偿命”的老话,在这个奇怪的国度,人们太需要一个能正常判决的官司来恢复一下倾斜的不像样的天平了。按照法律,故意杀人就应该获得故意杀人所应有的惩罚,无论老年丧子的药家鑫父亲如何悲痛,法律始终是法律。

此外人都有怜悯之心,有人说“两个家庭的破碎,始终是悲剧”,这话也没错,希望药家鑫惩罚的人,向悲痛的父亲表示同情,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人之常情。

(三)

之前读过半本的《法律之门》里讲述了一个案例:海难之后,四个英国人幸存在一艘小船之上,他们很快吃完了所有的补给,淡水和食物都断了,坚持了几天,一个最虚弱的人很快就要死了,而其他人没有补给,也活不了几天了,于是他们经过争吵后决定杀死并吃掉最虚弱的那个人,靠着这个人的血和肉,他们撑到了救援来的那天。

回到英国本土,此案开庭审理,有人认为就应当以杀人罪判刑,有人则以为身处极特殊情况不得不杀人之人,也有值得怜悯之处,这些人若放到正常的社会之中,他们也并不是恶人,不会再去犯下杀人的罪行,而不管是处死还是刑拘,都会让这些人的家庭破碎,给世间带来更多的不幸。

法院最终的判决是杀人罪成立,应执行绞刑,而英国女王则动用了她的赦免权,将此三人释放。“杀人就是杀人”是没错的,“面对困境做出不得已之事”应该被宽恕也是没错的,法院和女王分别代表了法律的尊严和人性的怜悯,这尊严和这怜悯,都是文明之体现。

然而文明是要逐渐发展的,在“正义必可被伸张”的基础上,才能实现“怜悯”,首先能够确保任意犯下罪行的人,不论他的身份、地位、财产、种族、性别,都能得到公正制定的法律的公正判决,然后才能用“怜悯”去宽恕生命。

否则,“宽恕”就有可能被滥用:且看贵国的“死缓”制度挽救了多少贪官污吏的性命,而秦城监狱里的犯人们又有着多么丰富的物质生活。若是废除死刑,这又会为多少官员或者富翁的欺法行为开启绿灯。

死刑可以废除,但必须是任何罪行都可以通过正义的程序进行审判之后才可以成为提案。

(四)

呼应第一段,本段开始扯淡。

微博上种种证据显示,药家鑫父亲其实不是传闻中的军队高级干部,只是个无权无势的普通人。那么,之前的“药家通过背景,请CCTV为其说好话”的推断就不成真了。

那CCTV为什么费力不讨好的为药家鑫开脱,而没有让张妙的家属有任何的表达机会呢?

有一个很有趣的历史观是“历史都是由阴谋组成的,如果没有阴谋,那就给它安上一个”,基于这一想法,阴谋论的猜测是:贵国此举实为转移大众视线。

夏俊峰案、钱云会案、钟如九案、赵连海案,或者更早的福建三网民案、刘晓波案,每一个都有郭嘉所不能支持正义的理由:若是夏俊峰案判正当防卫,那城管的处境,乃至制服相似的警察、交警、武警、保安的处境,都会变得非常尴尬;而钱云会案和钟如九案给开发商或者强拆者治罪,掌握钱财和地方政府的官僚们是绝不会同意的,而郭嘉则早就被这些人架空了……

但药家鑫案不同,无论是药家鑫还是张妙,都是普通人家,在这样事件上的正常判刑,不会触及任何的既得利益阶层。这样一个判决能在冲着火药桶燃烧的民意的熊熊大火上,浇上那么一小瓢水。

再阴谋论一些,药家鑫可能并没有死,药家可能确实有足够的背景,之前CCTV的事实在是个昏招,而现如今,换个人替药家鑫去死,在当今的体制下并非难事,过个三年五载,等人们都已淡忘此事,药家鑫完全可以改名换姓再回人间,若非这个姓太过特殊,用真名实姓回来也并非不可能之事。

再往扯淡的方向走一步,其实药家鑫和本拉登一样,他们只是去了西藏——他们上船了。

《药家鑫死了》有2个想法

  1. 我也觉得他没死,要真死了,他爸至于在微博上那么高调么,人都死了,爱骂骂呗,哪有心情高调。。。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