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滨的方便面博物馆

横滨身为日本第二大城市[1],存在感似乎没有那么强,来日本玩的人中,要么东京,要么关西,要么北海道,横滨算是相对冷门的城市了。

在小一些的日本城市里,酒店通常是建在火车站附近的,而横滨的酒店,则多集中在樱木町站周边——离横滨站一站之遥。樱木町站靠海一侧,有游乐场、美术馆、博物馆、横滨地标大厦,远离海的一侧,野毛町、宫川町、福富町,则密密麻麻地遍布着小饭馆和小酒馆。

乘坐世界第三快[2]的电梯,登上日本第二高楼[3]横滨地标大厦的69层,脚下能看到的,就是这一片适合游人游览的区域了。

和往常一样,没有做详细攻略,要到了当地,翻看地图,才知道自己要去什么地方,这天在横滨翻地图,意外地发现了一个眼熟的名字:

日清杯面博物馆,这不正是标日中上里面那篇课文里提到过的吗?

所谓杯面,就是碗装方便面,和方便面一起,都是生于台湾的安藤百福(原名吴百福)所发明,如课文里讲的,安藤百福先是发明了方便面,之后想把这种食物推广到全球,带着方便面去美国的安藤百福,看到美国人把方便面掰碎,放到纸杯里面泡,泡好之后用叉子吃,这也触发了他的灵感,于是回去之后就发明了杯装方便面,最终在全球流行。在这个博物馆里,又会怎样讲这个故事呢?

.

博物馆的展出从二楼开始,一到二楼的第一间屋子就是摆了满墙的方便面,从1958年第一种方便面、1971年第一种杯装方便面开始,一直到后来各个年代,产品线逐渐丰富,最后是全世界各品牌各型号的方便面,铺天盖地。

从这个屋子出来,旁边一个小门,是放映厅的入口,里面循环播放一个十几分钟的片子,介绍安藤百福和方便面的历史,门口可以租借中文音频的耳机。片子不长,用半卡通半纪录片的方式,讲了标日课本里讲的内容,也讲了标日课本里没讲到的内容。比如杯装方便面时代,面饼放到杯子里的时候,如何保证放进去是正的,而不是东倒西歪的?(后文有答案)

片子结束时,里面安藤百福的卡通形象对着幕布上的一扇门说,下面,让我们打开这扇门来进入方便面世界吧,然后,幕布的右下角就真的是一扇门,观众从那扇门出去,可以进入方便面历史展了。

这座小屋,就是当年发明方便面的地方的模型。

在后面的展览中,还介绍了很多制作方便面的细节,比如为了让面饼可以更均匀地被泡开,面饼上面部分做得比较致密,而下面部分相对稀疏。(不是很懂日语,猜测是这个意思吧)

再比如前文提到的问题,如何保证面饼放进去之后位置是正的,答案是:不是把面饼放进杯子,而是把纸杯扣在面饼上,再倒置过来。

还有一些方便面的趣闻,用一张世界地图(有新西兰[4])来介绍世界各国的方便面销量,不用猜也知道,那个方便面销量巨高的大国是哪个。

博物馆的名字叫日清杯面博物馆,又叫安藤百福发明博物馆,在这里还记录了不少方便面之外的发明,比如根据鹤嘴发明的挖掘机,根据鸟类头部发明的新干线车头:

安藤百福的发明并未由此止步,根据博物馆中所讲,他在90多岁高龄之时,还发明了可以在太空中食用的面条。在2006年,安藤百福被评为亚洲英雄66人之一,富士综合研究所的调查显示,Made in Japan的第一名,也是他所发明的方便面。而在2015年3月5日,Google在首页放置特制Logo,纪念他诞辰105周年。

这个博物馆里也有适合凹造型拍照、或是带孩子来体验的项目,就在二楼展区的一隅,有这样一个方便面的艺术造型。

在一个小屋子里,则放置了视觉误差的效果,可以拍出巨人的效果。

在3楼、4楼,还有各种方便面主题的亲子体验活动,排队的人实在太多,就没去凑热闹了。

 

[1]. 第一名是东京。以人口记,来源为Wikipedia

[2]. 仅次于台北101大楼观景台电梯和东京晴空塔的电梯。

[3]. 仅次于大阪阿倍野Harukas,阿倍野Harukas是日本第一高楼,但只是第三高建筑,前两名是东京晴空塔和东京塔。

[4]. 有很多世界地图上忽略了新西兰的存在,为此有一群新西兰人建立了一个网站来专门收集这样的地图。http://worldmapswithout.nz/

我们为什么要相信水逆

本文是一个问题,而非一个答案。

想到这个问题,是因为8月22日扫遍美国全境的日全食,感谢天文学家们的努力,以及中小学课本上的讲解,基本上接受过九年义务教育的人,都知道日食是月亮挡住了太阳、月食是地球挡住了太阳,既不会认为是天狗吃月亮,也不会觉得是什么凶兆。

而水逆,大概是差这样一个通俗的解释吗?

之前曾经仔细研究过水逆的原理,也尝试着用通俗易懂的语言来解释,这几天又想了想,发现了一个更简单的解释。那就是:

一片空地的中央有一棵树,你远远的看着那棵树,在离树比较近的地方,有个人在绕着树转圈,于是,从你的视角看,他一会在树的左边,一会在树的右边。当他看起来从树的左边跑向树的右边的时候,就是顺行,反过来,就是逆行。

空地就是宇宙,树就是太阳,“你”是地球,离树更近的那个人,是水星。

水星在离太阳更近的轨道上绕着太阳转,从地球上看,水星自然有时会从太阳左边转到太阳右边,有时会从太阳右边转到太阳左边,于是就有了顺行和逆行。水星逆行这个现象,简称就是“水逆”。

如果月食不是天狗吃月亮,日食不是凶兆,那水逆又是什么呢?

也许在某个平行宇宙里,水逆的原理被写到了中小学的课本里,不知道那里的人们,会用什么来解释自己经常倒霉?

从无人机的视角,开始看懂当代艺术

——清华大学艺术博物馆西方现代绘画之路再思考

之前一篇文中,提到了在清华大学艺术博物馆正在展出[1]一系列从近代到现代的绘画作品,在其中我们可以读出艺术家们在历史的不同时期对于艺术的探索和突破。而这两天又看了两个视频,对于这个展,或者说对于艺术史,有了一些更多的认识。

首先是一位师姐在博物馆现场做的直播录像,里面有对本次展览策划人的采访,在其中让我了解到很多绘画作品之外的东西。

比如,去过这个展的人都知道,展厅里面空调温度非常低,从展出来之后很多人都直接冲向太阳下面晒一晒自己以让身体更快暖起来,而这是因为温度的高低对于画作的保存有着不同的影响,主办方经过考虑之后才设定的这个温度;再比如看展的人可能都去看画作本身,而没有注意到墙面的颜色,但墙面颜色的选择也是布展时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工作,它不能突兀以至于跟展品抢眼球,但又不能过于平淡而让展品显得跳脱,作为普通观众,在看展时很容易把目光局限在展品上,而忽视了环境,而对于布展者而言,让观众身处背景色当中是感觉舒适自然,但又意识不到背景色的存在,这也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

这次直播中,也讲到了很多关于如何看懂展品,如何解读展品的内容,以及一些艺术家背后的故事。比如,大家都知道莫奈画了很多睡莲,却可能没有那么多人知道莫奈也很善于种植睡莲;比如,看画作时不要只注意画面,而暗部颜色也很重要——给我的感觉是,画面之于暗部颜色,就有点像展品之于墙面颜色;再比如,直播中有一个提炼过的观点是:绘画风格的发展是伴随着绘画中叙事成分逐渐减少的——这让我想到摄影,绘画中叙事成分在减少,而好的人文摄影,照片本身就是故事;还有,直播中提到摄影技术的产生,使得写实画派的价值减弱而逐渐消亡,而立体主义的兴起则伴随着人类对于微观世界的认知的增加——那如今,电脑CG技术高度发达,深度学习技术可以让照片风格化,随着这些技术的发展,对艺术又会产生怎样的影响?

另一个视频是TEDx的题为以美呼唤自由的讲座,其中也强化了我的一些认知,有很多看起来很简单谁都可以画出来的线条的是艺术,有很多杂乱无章完全看不懂的也是艺术,甚至从商店随便买一个马桶签上名字也可以是艺术,这些画作甚至拍出天价,这究竟是为什么?

因为这是一种突破,这些艺术作品出来之前,从没有人想到过还可以这样创作,而这种从没想过,或者是“为什么不可以这样”本身,这种突破和探索本身,就是一种对美和自由的追求,也就构成了艺术,而如果这样的突破和探索能够在艺术界从而到大众中产生影响,让更多的人意识到“啊,原来还可以这样”,这就不只是艺术而是开宗立派了,而对于一幅开宗立派的作品,是值一个天价的。

回想当年印象派的作品刚刚出世的时候,是被主流画派所鄙视和不懈的,“印象派”本是对这类画家的一种带有蔑视的称呼,印象派画家不以为意,欣然用起了这个名头,而时隔多年之后,人们终于意识到这是一种对绘画和艺术的突破,印象派也就变成了艺术史中不可缺少的一个风格,如果能早一些预见到这种风格的变迁,提前收藏这些画作,几十年后自然是可以发家了——面对历史之时,人难免会又一种“要是穿越回去就可以大赚一笔”的想法,而如果你能根据历史而好好的推断将来,从而在现在做一个有预见性的决定,就有点像是从未来穿越回现在了,现在你还看不懂当代艺术,我也还看不懂当代艺术,而对艺术史有了解的人则敏锐地观察到,这是一种从未有过的表达,这可能已经构成了一个突破和探索,在未来回望这个时代时,会认为这是一件伟大的作品,于是他做了一个决定:用高价把这幅作品买回来收藏。

另一个被强化了的观点是:艺术作品在创作完成之后,就不再属于作者,而观众对于作品的解读,也是一种创作。在前面提到的讲座中,演讲者讲了她有时与艺术家交流他们的作品,经常让对方有“我原来并没有想到这一点”的对于作品的解读方式,这不由得让我想到了中学语文经常出的一道题:这句话,体现了作者怎样的思想感情?这就是观众对于作品的解读,这也是一种创作——出题人的创作。

前些天有一个小热度事件:葛宇路事件,中央美院的学生葛宇路做了一些“葛宇路”的路牌,挂在一些尚无路牌的路上,后来被互联网地图商采集到并录入系统。随后不久,微博上又爆出葛宇路被处分的通知。

之前网上就八出来他还做过很多其他的事情:爬上架子与监控摄像头对视、把北京的公交站牌转移到武汉等。网上又说,他被处分不是因为制作路牌,而是因为他在学校的旗杆顶上放了一个假阳具。处分中说,他是实验艺术学院的硕士生,有了之前我们对于艺术的“为什么不可以这样”的理解,他做的这些事情,就是再艺术不过的事情了。

有人说,他是用无人机完成的这项作品,在带着无人机去青海湖骑行之前,我也试图寻找过关于无人机可以做什么的创意,但从未有人提到无人机还可以这样用。

说到无人机,无人机视角为什么迷人,就是因为它看到了我们看不到的东西,对我们日常观察得到的经验有了突破。无人机是通过技术让视角有了突破,而艺术家则是用自身去创造新的视角来进行突破。

 

[1]. 此展出将于2017年8月31日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