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为什么要相信水逆

本文是一个问题,而非一个答案。

想到这个问题,是因为8月22日扫遍美国全境的日全食,感谢天文学家们的努力,以及中小学课本上的讲解,基本上接受过九年义务教育的人,都知道日食是月亮挡住了太阳、月食是地球挡住了太阳,既不会认为是天狗吃月亮,也不会觉得是什么凶兆。

而水逆,大概是差这样一个通俗的解释吗?

之前曾经仔细研究过水逆的原理,也尝试着用通俗易懂的语言来解释,这几天又想了想,发现了一个更简单的解释。那就是:

一片空地的中央有一棵树,你远远的看着那棵树,在离树比较近的地方,有个人在绕着树转圈,于是,从你的视角看,他一会在树的左边,一会在树的右边。当他看起来从树的左边跑向树的右边的时候,就是顺行,反过来,就是逆行。

空地就是宇宙,树就是太阳,“你”是地球,离树更近的那个人,是水星。

水星在离太阳更近的轨道上绕着太阳转,从地球上看,水星自然有时会从太阳左边转到太阳右边,有时会从太阳右边转到太阳左边,于是就有了顺行和逆行。水星逆行这个现象,简称就是“水逆”。

如果月食不是天狗吃月亮,日食不是凶兆,那水逆又是什么呢?

也许在某个平行宇宙里,水逆的原理被写到了中小学的课本里,不知道那里的人们,会用什么来解释自己经常倒霉?

零基础认星座(7)

最初写这个系列的文,是应一个好友的邀,本来的打算是自己查查资料,综合整理,能写多少写多少的,资料越查越多,越觉得自不量力,观星一事,在天文学当中,只能算是十以内加减法的水平,却也已经学问颇多了。

就说大家都熟悉的猎户座,这个星座在冬天的南天星空里非常显眼,除了北斗七星外,很多人可能就只认识猎户座了。而这个最简单的猎户座,在不同文明中,也被演绎成了不同的样子,我们最熟悉的猎户座形象大概是这个:

6

与西方星座体系颇有渊源的阿拉伯星座体系中,猎户座是捷安特巨人(Giant)座,猎人的形象变成了阿拉伯人的形象,手中的猎物,也变成了衣服上的长袖。

5

到了太平洋中南部的波利尼西亚文明中,猎户座的主体变成了儿童花绳。

3

在美国印第安人的一支——纳瓦霍人眼中,猎户座是“第一个瘦子”,在Stellarium中查看,纳瓦霍人的星空上好多是各种各样的人:旋转的男人、旋转的女人、无脚男人、第一个大个子,当然还有猎户座变成的第一个瘦子:

4

在中国古代星空命名体系当中,猎户座属于参宿,图片多截了一些,除了能看到参宿,还能看到玉井、屏、厕。

1

事实上,Stellarium功能虽然强大,但是数据还是不够全面,这一带的星空应该是这样的:

7

古人甚至为这些星写了一组诗歌(唐《步天歌》):

总有七星相侵,两肩双足三为心,有三星足黑深,玉井四星右足阴。
星两扇井南襟,军井四星屏上吟,左足下四天临,厕下一物天沉。

感觉我们的先人在设计星座的时候,真的是把地上有的东西都搬到了天上,军井者,军队用的井,厕就是厕所,在军井和厕之间,还放了一扇屏风,厕底下,还有屎。这类歌谣,并不只有这里才有,而是全天都写了歌谣,我们把视野稍微放宽一些,就会发现猎户座上面的觜,也就是“总有七星相侵”里的那个觜。而厕的左边,有军市,屎下面,有丈人、子、孙。这里也有对应的诗句:


四渎横列南河里,南河下头是军市军市团圆十三星,中有一个野鸡精。
孙子丈人市下列,各立两星从东说,阙丘两个南河东,邱下一狼光蓬茸。

不得不说,这比西方的星座好记多了。

8

零基础认星座(6)

被织女、牛郎(河鼓二)、天津四组成的夏季大三角包围着,有一个黯淡的狐狸座。狐狸的头差不多正好在牛郎织女中间位置,身子则垂直于牛郎织女的连线。

Vulpecula

狐狸座的最亮星只有4.44等,又位于明亮的银河之上,使得它更难被观测到。这片星区一直没有星座,直到1660年,波兰天文学家赫维留斯在这里创造了狐狸座,在最初的星座图像中,狐狸的前掌下是抓着一只鹅的,狐狸座那时的名字也是“狐狸与鹅”,后来合并成了一个狐狸座,鹅的图样不再被画出来,但那只“鹅”对应的就是现在的狐狸座α星,它的旧名Anser(鹅的拉丁文)却一直保留了下来。在生物学得分类里,鹅是雁属的,雁属的英文名正是这个Anser。

不知道为什么狐狸与鹅会去掉鹅变成狐狸座,我猜测,看那时的星座图样,狐狸座α星的位置,离天鹅座的头非常近,也许是为了避免混淆吧?

Sidney_Hall_-_Urania's_Mirror_-_Lacerta,_Cygnus,_Lyra,_Vulpecula_and_Anser

Vulpecula-2

在狐狸座脚下,与狐狸身体平行的地方,有一个天箭座,天箭座的箭头在狐狸尾巴方向,箭尾在狐狸头部方向,天箭座的星也不是很亮,最亮星是3.47等,位于箭头第二颗,虽然天箭座的星不算亮,但几颗星能明显组成一个Y字型的箭头结构,在光污染不严重的地方还是可以辨认出来。天箭座的位置很接近天球的赤道,因此在全球几乎都可以看到,再加上形状明显,在历史上很多民族都把这几颗星联想成一支箭。

关于天箭座的神话故事也很多,其中一则说,普罗米修斯从天界盗来火种,教给人类使用,触怒了宙斯,宙斯把它绑在高加索山的悬崖上,派一只鹰来每天啄他的肝脏,又让他的肝脏愈合,直到海格力斯用一支箭把老鹰射死,救出了普罗米修斯,射死老鹰的这支箭,就是天箭座了。这个故事中的两位主角,和之前介绍过的星座都有关系:普罗米修斯的不死之身,是来自于人马座奇伦所授,而海格力斯,则是杀狮降龙完成十二项艰巨任务的武仙座。

另一个版本的神话故事,也是与海格力斯有关,他十二项任务的第六项,是要驱赶有铜爪,会用金属羽毛攻击的怪鸟,海格力斯用响板驱赶这些怪鸟,并用箭把它们射杀,周边的天琴座、天鹰座、天鹅座,原本就是代表那些怪鸟的。

在其他版本中,天箭座被认为是爱神丘比特之箭,或是人马座向天蝎座的箭,也有说法说是半人马座射向天鹰座的箭,从星图上看,人马座、天蝎座、天箭座的方位有点奇怪,不知道箭会怎么走到那个角度。而半人马座的说法,却似乎是说得通的,半人马座一支箭射出去,射穿了天鹰座,不过半人马座在北半球中高纬度,是无法看到全身的,在北京这样的纬度,只有春天能露出个头来。

Vulpecula-3

沿着织女星-狐狸座-天箭座的方向往前,会到另外一个不大也不亮的星座——海豚座,最亮星海豚座β只有3.6等,位于海豚身子的中央,在中国传统的星座体系中,它的名字叫瓠瓜四,海豚头部四颗星合起来组成一个菱形,对应中国星座体系中的瓠瓜,海豚尾巴上那颗星和周围几颗星,组合起来叫做败瓜,瓠瓜指葫芦,败瓜则指的是坏了的葫芦。

和海豚座相关的希腊神话有两则:其一说,海神波塞冬想要娶海仙女安菲特里忒,安菲特里忒躲避波塞冬,跑到了阿特拉斯山脉,波塞冬派人四下寻找她的下落,有一只海豚偶然发现了海仙女,成功的劝说她接受了波塞冬,为感谢海豚做媒,波塞冬把海豚升上天空变成海豚座。另一说,希腊古时候有一个诗人加乐师阿里翁,在海上旅行的时候遭到船上水手的迫害,在被迫跳海之前,阿里翁唱出挽歌,一只受了他歌声感动的海豚将他救起,送回家乡。

沿着狐狸座-天箭座-海豚座的方向继续向前,能看到北天最小的星座——小马座,最亮星虚宿二(小马座α),视星等为3.92。在之前提到过的人马座的代表人物奇伦,他的女儿希波受人引诱生下一子,因为害怕被父亲奇伦发现,希波请求神灵将自己变成驴子,神灵响应了她的请求,把她的形象置于天空,只露出马头,避免被她的父亲发现。在星座图样中,小马座的形象也只画了一只马头。

在公元7世纪,小马座曾经发生过在白天都可以看到的剧烈流星雨,如今,小马座流星雨基本已经绝迹,其高峰期是2月6日,幸运的话,也许会看到几颗绿色的流星,绝不是当年在白天都可以观察到的盛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