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天星座观星指南

无标题

图片截自Stellarium(下载链接) ,包括了北天主要星座,点开图片看大图。

内容来自《大众天文学》一书,以北斗星和北极星为线索,把北天主要星座介绍了一遍,这里不包含经常说的十二星座,因为十二星座都在黄道附近,算不得北天星座了。在北半球尤其是高纬度地区,基本上一个晚上可以看遍这里的大部分星座,北京这些天天气不好,等天暖和了,周末进山去看。

观星目标:

开阳双星(Mizar):北斗星勺柄第二星。

大熊座(Great Bear, Big Dipper):北斗七星是大熊座主要特征。

小熊座:北极星(Pole Star)所在星座,北极星在北斗勺口末端两星延长线上,正北方。

天龙座(Draco):星较暗,龙尾在大小熊之间。

仙后座(Cassiopeia):W型,与北斗七星分居北极星两侧,从北斗之四(天权,文曲星,大熊座δ,Megrez)向北极星连线,再延长天权-北极的距离,便可见W之尽头,乃仙后座β(王良一,Caph)。

飞马座(Pegasus):天权-北极-仙后座β-飞马座δ(壁宿二,Alpheratz),以飞马座δ为基础,可见四个二等星构成的近似正方形。天权-北极-仙后β-飞马δ连线中有两个,另外两个与仙后座居于天权-北极连线延长线的另一侧。

仙女座(Andromeda):飞马座δ也是仙女座α,以北极为圆心,从仙女座α往顺时针方向找,距离约为飞马座方块的边长,可依次见两颗二等星逐渐靠近北极,分别是仙女座β和仙女座γ(天大将军一,Almaak)。

英仙座(Perseus):沿仙女座中提到的顺时针方向继续,可见一等星英仙座α(天船三,Mirfak),英仙座α附近有两个近似三等星,均为双星系统,其中靠近北极的一个是食双星系统。英仙座β(大陵五,Algol)比英仙座α离北极更远,亦是双星系统。

御夫座(Auriga):沿上文顺时针方向继续,离北极稍远可见御夫座α(五车二,Capella),御夫座图像当中,这颗星正是羊的位置,因此御夫座α又叫The Goat。

牧夫座(Boots):从北斗七星勺柄出发,远离北斗七星,可见一等亮星,为牧夫座α(大角星,Arcturus),此为牧夫座之裆部,牧夫座的头部是冲着北极方向。

北冕座(Northern Crown):在牧夫座躯干远离北斗的一侧,是北冕座。

天琴座(Lyra):北极-大角星-织女星(天琴座α,Vega)差不多构成一个等边三角形,织女星在远离大熊座的一侧。

天鹅座(Cygnus):织女星不远的银河中,有一个很好辨认的十字,即为天鹅座主要部分,冰河就是天鹅座的圣斗士。插一句:星矢的飞马座,冰河天鹅座,子龙天龙座,瞬仙女座都在北天,一辉凤凰座在南天。

天鹰座(Eagle):织女星越过银河,斜对面就是牛郎星(天鹰座α星,Altair),牵着两个孩子,即为天鹰座的头部。Altair为飞鹰,Vega为落鹰。

武仙座(Hercules):主要星在织女星-大角星连线上。

最近读的几本书

最近各种事情都比较多,读书好慢。

黑天鹅 : 如何应对不可知的未来

不必细读的书,整本书就在说一件事:炒股的时候,要小心会导致股票大跌的意外事件。

黑天鹅一词的由来:在发现澳大利亚的黑天鹅之前,欧洲人认为天鹅都是白色的,“黑天鹅”曾经是欧洲人言谈与写作中的惯用语,用来指不可能存在的事物,但这个不可动摇的信念随着第一只黑天鹅的出现而崩溃。

死亡公开课文本

很有名的一个公开课,介绍与死亡相关的诸多概念。记了一些笔记在之前的一篇博文里:《死亡》公开课读书笔记

揭秘有史以来动荡世界的超级阴谋

介绍阴谋论的,读完之后大概会对何新宋鸿兵之流免疫了,前面有一篇书评:阴谋论

颠覆医疗 : 大数据时代的个人健康革命

介绍未来医疗模式的,有很多让人印象深刻的点。

比如说,未来医疗中,DNA的重要性会越来越高,不仅可以分析出人有哪些遗传病,还会分析出人容易得哪些病。我们知道,西药在上市之前,要做很多次实验,在对照试验中,实验组的效果要在统计意义上好过对照组,然而,从统计上有效的药,具体到个人的时候却未必有效,书中提到,有效基因的缺乏,将导致波立维不能成功地抑制血小板的凝血作用,因而难以阻止血栓的形成。可以预见,在未来,基因不仅对于判断疾病有帮助,还会更好的帮助药品在不同患者身上的应用。有中医的支持者批评西医忽略了病人之间的差异,不能针对病人个体用药,如果有这种基因技术,可以更有依据的用药。

Astronomy for Amateurs

大众天文学,看的是英文版,文字应该是很优美的感觉,因为里面有很多看不懂的形容词。

成书貌似比较早,有一些近些年的天文发现都没有写进来。对我来说最大的收获是整理了一下北天星座的识别方法,现在放在了我的Evernote上,稍后我会发一篇单独的博文来讲这件事。

写给无神论者 : 宗教对世俗生活的意义

最近在微博上看到讨论,有人说:

不信中医得了现代医学临床绝症也没有安慰剂。不信宗教人生出现重大变故或面临失败与孤独也得不到什么心灵鸡汤。选择理性就需要心灵的强大和承受力。Richard Dawkin说:我靠人本主义、相信人的力量就能活得很愉快。反驳者说:你不晓得大多数人没有这样强悍的心灵。人类学家和进化心理学家会表示同意。

好友转了一条别人的回复:

博主说的不错,但是虚妄的安慰对只有一次的短暂人生其实是侮辱吧…

我很同意后面的回复,有上帝安慰我们固然是好,单靠理性确实会遇到难以排解的痛苦,但若愿意接受这样虚妄的安慰,还不如使用毒品,在幻觉和快感中渡过一生。

然而宗教却并非全无意义,本书作者开篇提出一个问题:若不相信宗教,人该如何自处?以此为出发点,从多个角度探讨了宗教对于世俗生活的意义。正如书名所言,这本书对于无神论者形成端正的宗教观颇有帮助。

一些摘抄:

在一个文明社会中,对任何成员在违背其个人意愿的情况下行使权力,只能有一个正当的目的,那就是防止其对他人产生危害。他自己的利益,不管是身体的还是精神的,都不构成足够的理由。
当有人跃跃欲试的要质疑他人的行为时,自由主义者可能会抛出一个足以令其发抖的问题:你算老几来告诉我该怎么做?
在多数发达社会里,缺乏自由不再是个问题。我们如今之所以栽跟头,问题出在无法充分利用以往三个世纪中先辈们为我等苦苦争取到手的自由。
从最广泛的意义上说,对圣母玛利亚的崇拜说明,纵然我们拥有成年人的推理能力,也纵然我们肩负着责任并且占有着社会地位,但孩子般的需求依然顽固地留在我们的心智中。

欧洲文明十五讲

作者是陈乐民先生,这本书是依照他在北大一堂课的授课文本整理而成,内容简明扼要,又有很多干货,把欧洲的历史、文明变迁讲得清晰透彻,把希腊、罗马、十字军、中世纪、文艺复兴、工业革命这些重大事件都串在一起,也讲了欧洲和中国的关系,先生在课上还穿插介绍了一些不错的书。我觉得,读欧洲史可以从这本书开始,先形成一个整体脉络,再读一些更详细的书来填充细节。

先生对于中国的看法不温不火,坦然承认中国的问题与落后,又不用激烈的批评,承认自由民主的普世,又不急躁的要恨不得明天就民主了。

查了一下资料,作者是资中筠的先生,难怪了。

一些摘抄:

暴君的统治固然很厉害,但是在暴君统治之下的人民的浮华,志气怠惰,沾沾自喜于这个帝国取得的所谓的成就,这是更可怕的事情。
康德说:启蒙就是人类脱离自己所加给自己的不成熟状态。
通过一场革命或许很可以实现推翻个人专制以及贪婪心和权势欲的压迫,但却绝不能实现思想方式的真正改革。而新的偏见也正如镜子一样,将会成为驾驭缺少思想的广大人群的圈套。
启蒙运动是什么东西?那就是在一切事情上,都有公开运用自己的理性的自由。
培根:读书使一个人丰富,讨论使一个人成熟,写作使一个人精确。
Reading makes a full man, conference, a ready man, writing, an exact man.
我疑故我思,我思故我在。
从两希文明发端,经过罗马-基督教文明,至盎格鲁-撒克逊的实证、经验哲学,而后衍生为英美传统的自由和民主精神。在欧洲大陆,古典的文化传统加上英国的经验,经过启蒙高潮,汇成了自由、平等、博爱、共和等现代民主思想。
如果不读中国的历史,你就不知道中国为什么伟大;不读世界的历史,就不知道为什么中国这么落后。

年老与年轻

著名的游戏《三国志》中,曾经有一个极端变态的玩法:使用一个各项能力值都最低的武将,统一全国,用的策略也很简单:使用最晚期的剧本,把这个武将的出场年龄设置到最低,他出场的第二年,诸葛亮就死了,在他成长的过程中,用年龄优势把其他武将全部耗死。

虽是游戏,但这个变态玩法无疑昭示着一个真理:年轻是有优势的。

看我们周围,常有人感叹,孩子真是天才聪明,自己玩不明白的iPhone、iPad,到了孩子手上玩的那么溜。有人说,当今这一代的孩子是“数字原住民”,从他们一出生去,就是数字时代,他们周围就全是智能手机、平板电脑、可穿戴设备,他们眼中的世界就是如此。对我们来说,从电视时代到PC时代,再从PC时代到网络时代,从网络时代再到移动互联网时代,世界一直在变化,稍有不慎,就跟不上变化了,这种对孩子们的感叹,其实也就源于我们不再跟得上变化了。

所以孩子能熟练使用电脑或者智能手机,其实并不是因为他们是天才,而是刚刚来到这个世界的他们,用好奇的眼光探索周围的一起,是他们认识世界的正常脚步。反过来说,如果你家里的父母学会了熟练使用手机,会收发短信,会使用微信,甚至会在微信朋友圈里点赞,反而是比孩子们使用智能手机更值得惊叹的事情。

反观我们自己,我们也是从“这孩子电脑比我用的还溜”的赞叹中走来,带着“少年天才”的光环,其实也并非因为我们是天才,而是在我们成长的时代,刚好遇到了PC时代,遇到了中国时代的各种变革,我们的上一辈人面对这些变化,有些人会跟不上时代,而我们把这一切看成是理所当然的东西。

“理所当然”,我们的危机也正来源于此,现在的我们正是上有小下有老的年纪,说小不小,说老不老,当我们习惯了这些“理所当然”,我们认识世界的眼力也开始变得迟钝,当我们开始习惯于Windows xp而懒于升级到Windows 7,买个智能手机只用来发短信打电话,从来不更新手机系统,对中学生的偶像越来越不认识甚至反感,对各种新兴的互联网服务了解越来越少,觉得中国现在这样子也不错,千万不要有什么大变化了,这就是我们正在变老。

以前在网上,看到有人发帖说他的导师,说这位老教授对各种新鲜事物玩得不亦乐乎,甚至在游戏厅里能玩上几个小时,让跟着逛街的老伴无可奈何的等着。我并不是说一定要会在游戏厅里玩才是有趣的老人,我只希望我老的时候,能有这位老教授这样在游戏厅里探索的精神。